News

A new way to deal with Syria crisis (article in Chinese)



10 September 2013

近几年叙利亚令人痛心的、残酷的冲突,给世界带来过去几十年来最棘手的一个外交问题。这个问题并不容易解决,如果处理不当,还可能令整个地区陷入混乱。这便是叙利亚这个国家的战略和地缘政治重要性所在。正如英国外交大臣在8月警告的那样,叙利亚冲突可能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来解决,无论其直接结果如何。

  有关叙利亚政府向本国民众使用化学武器的指控,进一步推高了这个问题的国际关注度。如果这一指控是可信的,联合国搜集的证据被采信,外部世界将不得不考虑如何应对。

  但有一个问题。自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以来,欧洲和北美的民众对于不惜政治和经济代价武装干预的欲望不断降低。英国首相卡梅伦请求本国议会授权支持对叙利亚实施军事行动,但以失败告终。有人称,这是1788年以来,议会首次拒绝在首相建议采取军事行动的问题上提供支持。卡梅伦明显很震惊,但只能接受。

  尽管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在英国议会投票结果出炉后表示,英国已不再是一个大国,但在美利坚,民众同样认为在动荡时刻没必要卷入另一国的复杂事务。美国总统奥巴马宣称,将寻求国会对军事打击叙利亚行动的批准。

  美国和英国民众对于干预行动的部分疑虑在于,他们看不到明显的终点。有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经验,他们已经学会对政客们宣称可以达到的目标表示怀疑。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对于阿伊两地冲突的乐观结果曾作出多次承诺。但这两场战争的后果均混乱不堪,而且代价极大。民众认为,他们被误导了,看不到任何直接利益。年轻的士兵们正在阿富汗流血。人们担心,在局势似乎难以控制的叙利亚,会有更多生命牺牲。

  尽管如此,如果叙利亚政府被证实使用化学武器,这将带来大量问题。这将给其他政府树立恶劣先例,让后者感觉国际社会将放任它们,且不受惩罚。这将加深叙利亚冲突,并可能使冲突持续更长时间,有更多人员伤亡。这也将使人们质疑联合国通过多边谈判提出外交解决方案的能力,以及国际社会应对一国冲突的方式是否发生了根本改变。

  现在很明显,所有相关方将对如何应对叙利亚冲突作出截然不同的思考。这场冲突中的外交行为也将与在阿富汗以及伊拉克采取的外交行为迥异。叙利亚问题解决起来不会容易。但在国际社会中,如果各大国领导人希望看到问题能够得到真正控制,那么他们将不得不拿出新的应对措施,并展现出新的团结气象。▲(作者Kerry Brown是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本文由伊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