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hina and Africa



4 June 2014

——悉尼大學中國研究中心教授 克里•布朗

  5月4日至9日,李克強展開了他擔任總理以來的首次非洲訪問。在這之前,習近平已於去年3月出訪非洲。中國高級領導人訪非已不是新的現象:在1996年,江澤民已開始訪非,並與非洲的夥伴成立了中非合作論壇。隨後的胡錦濤及溫家寶也經常訪問非洲。在過去18年,中國在非洲大陸留下了顯著的足迹。

  不變的是,李克強訪非最引起新聞界注意的還是經濟援助及合作的數額。在非盟總部的演講中,李克強宣布對非洲夥伴提供100億美元的新的備用信貸額,並再向中非發展基金注資額外的20億美元。在這之前,習近平已承諾向非洲國家提供200億美元貸款,還有100億美元的野生動物保護計劃。

  美國記者弗倫奇在他的新書《中國的第二個大陸:一百萬移民如何在非洲建立新帝國》中,談到他過去兩年走訪不同非洲國家的經歷及中國對這些國家的影響。無論他走到那兒,有兩件事讓他留下深刻印象。首先,影響非洲最深的並不是那些中國的大型國企,雖然這些國企在非的投資仍然不斷增長及非常顯著。最令弗倫奇驚奇的是,是有很多中國人出於自己的意願,竟然跑到非洲最惡劣及最貧窮的地方,並在那兒做生意尋求機會。

  ●中國對非不局限於資源需求

  弗倫奇第二個觀察到的現象是:對於非洲的戰略重要性,中國並不只是局限於其巨大的資源需要,而是對於中國貨來說,非洲是一個有巨大潛力的市場,再者,非洲大量的未善於開發的耕地,也可能成為中國糧食的供應地,這可解決中國日益嚴重的糧食危機。

  在訪非的第一站,李克強已明確表示,中國在非洲並沒有殖民的歷史,因此並沒有歐美在過去對非洲的種種虐待、剝削及不守承諾的歷史。對於大部分非洲國家來說,脫離殖民統治而取得獨立只不過是近幾十年的事,在政治上這是用來傳遞團結的最重要信息。在1960年代,中國喜歡把自己視為第三國家的領導,與當時的超級大國蘇聯及美國並存。然而,這些革命歷史的背境已過去了,但核心信息仍然相似:中國與非洲都是發展中國家,都想在世界扮演重要角色,但目前大部分權力的控制權,仍然落在富有國家的手上,因此這就是中非團結的基礎。

  但是,現在中非關係並不再是關於貧窮及失敗,而是恰恰相反。大部分的預測都認為,未來全球增長最快及最大的地方就是中國及非洲。中非團結的基礎就是有着很多發展及增長的機會。

  ●發展的機會是中非團結的基礎

  根據弗倫奇的觀察,即使對於最有經驗的商人及政府夥伴來說,非洲的挑戰仍非常艱巨。李克強這次訪問了尼日利亞、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及安哥拉。這都是非洲的主要國家,但它們之間有着明顯的差別,尤其是在財富、基建發展及人民福利等方面。在2012年,安哥拉的人均GDP超過8000美元,但尼日利亞卻只有2500美元,而肯尼亞及埃塞俄比亞更只有1000美元。解決各國巨大差異的「泛非接觸戰略」根本不存在。過去20年,中國在非洲已汲取了一些教訓,對於國家之間的差異及基礎已有掌握。

  這些教訓包括對於非洲的情況及機會變得更加現實及實際。非洲缺乏人力資本及技術是一大難題。弗倫奇訪問過的中資公司就表示,在當地找不到合資格的人,才需要從中國引進勞工。有些批評更認為,中國一些投資純粹是為了中國人,對當地經濟並無貢獻。煤礦及重要資源的投資尤其引起關注,因為技術工人及管理層都是中國人。另一問題就是如何處理地方政治。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陳史提芬教授就在他寫的《中國在非洲的道德》指出,雖然中國並沒有西方的殖民污點,但是如果它與當地人展開夥伴關係的話,也有被當地人視為帶來威脅的外人一樣。

  李克強在此行也明確表示,到2020年時,中國對非的貿易及投資將會翻一番,這目標應可完全實現。2009年,中國成為非洲的最大貿易夥伴,在2012年雙邊貿易量已達到1980億美元,預料到2015年更會增至3800億美元。對於一向小心中國過分倚賴歐美市場的北京領導人來說,中非貿易的重要性顯而易見。此外,中國在非洲國家的直接投資已達170億美元,在十年前,這數字幾乎是零。

  很明顯的是,非洲對中國仍然重要,尤其是在歐美的經濟二極下,非洲是能提供一個多元化的地方。而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可對非洲有一種新的影響,而且中國目前正在海外進行巨大投資,為中國貨尋求新市場,也要尋找新的可持續能源來源、重要資源以及糧食的供應地。

  ●中國沒有殖民污點

  除財政支援外,非洲從中國得到的亦非常清楚。李克強訪問的國家,很多都嚴重缺乏基建,工業及公共服務發展不足。中國是一個相當成功的發展中國家,很多非洲國家都視中國為新思維的提供者,為解決自身問題提供參考。它們也認為中國來非洲並不是說教,並不是教它們要如何變好一點,並不是教它們採取不同的管治模式,並與西方標準接軌。

  當然,中國在非洲仍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但是如果非洲的主要外來參與者,即歐洲、美國及中國與非洲的夥伴坐在一起,共同匯聚資源並共同商討非洲一些最迫切的問題,組成四方討論論壇,將會非常有趣。

  正如李克強在這次訪非之行證明,他是一位全球主要經濟體的領袖,他能以沒有帶着殖民污點的身份發言。對於在如何幫助非洲解決其本身的巨大問題及如何令它像中國一樣繁榮,這是非常有用的資產。(張淦明譯,標題及文中小題為編者所加)


Phone: 02 935